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動態 >> 內容

地勘單位改革,存在哪些問題?

時間:2019/10/3 14:23:24

    根據事業單位改革進度,需在2020年前后完成,事業單位將被分成4類:
    第一類,部分單位向行政方向轉,人員經過考試層層刪選,最終成功轉為行政編制;
    第二類,為行政部分提供支持保障和完全為社會提供公益服務的定義為公益一類;
    第三類,既有經營能力,又能提供公益服務的定義為公益二類,工資和福利來源由自身營收和財政補助兩部分構成;
    第四類,完全可以由市場配置資源向企業發展,條件成熟可以轉制。
    2018年,自然資源部地質勘查管理司與中國自然資源經濟研究院(原中國國土資源經濟研究院)組成若干調研組,先后赴河北、山西、遼寧、黑龍江、浙江、福建、山東、湖南、廣東、重慶、四川、云南、陜西、青海、寧夏等15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開展地勘行業改革發展專題調研,總結各地地勘行業改革發展實踐中的經驗、做法和遇到的問題。 
    根據調研報告,小桔整理出了各地地勘行業改革發展實踐中所遇到的問題,具體內容如下:

   (一)地勘隊伍管理困難多
    地勘隊伍管理困難主要包括三點:
    1.地勘單位職工收入低。地質勘查野外工作艱苦,周期長,作業危險,地勘職工收入低,不能達到當地平均水平。地勘職工開展野外工作,多數是考慮到有野外補貼。部分一線職工在工作一定時間以后,選擇向政府機關、科研院所甚至其他行業轉移。
    2.不在崗職工還普遍存在。由于歷史遺留問題,國有地勘中普遍存在協解人員、待崗人員、內退人員等,該類人員基本不適應當前地勘工作,地勘單位應付薪酬負擔重。
    3.補貼離退休人員費用。雖然離退休人員養老費用劃轉社會統籌,但部分補貼、喪葬費等仍由地勘單位支付,加重地勘單位運行負擔。
    提及此類情況的單位涉及四川、廣東、湖南、浙江等地勘單位。
    以廣東、湖南、浙江地勘單位為例,資質取消后,地勘行業取消了入門門檻,地質勘查事中事后監管制度還沒有建立完善,市場魚目混雜,惡性競爭增多。嚴重擾亂市場秩序,影響地質工作成果質量。基層國有地質勘查單位包袱依然較重。盡管大部分單位離退休職工納入了社會養老保險保障體制,解決了地勘單位最沉重的財政包袱。但多數單位的老基地管理、職工遺屬生活補助、離退休干部醫療、離退休職工喪葬補助、職業病職工治療等方面的費用仍由單位承擔,壓力仍然較大。

   (二)公益類地勘單位的公益性職能不夠明晰
    部分地勘單位在分類改革后,定位為公益一類和公益二類的地勘單位,由于缺乏地方公益性工作任務,缺乏各級財政長期予以支持的理由。隨著改革的深化,事業單位不再允許參與社會服務項目。
    當年響應國家號召建立的地方公益性地質調查隊伍,目前都面臨著拿不到國家項目的問題,中央與地方公益性地質調查隊伍的各方面的差距逐年拉大。
    地勘單位的生存發展及公益履職盡責受到嚴重限制,發展方向和運行方式仍然具有不確定性。目前主動承擔的抗旱打井、地災治理、城市地質、農業地質、旅游地質等工作,多限于以承擔社會服務項目形式,并不是履行地方政府的公益職能,其發展仍過多依賴國家資金和政策支持。
    提及此類情況的單位涉及寧夏、青海等地勘單位。
    以青海省地勘單位為例,青海省國有地勘單位屬地化近20年,其財政撥款依然是基數+增量的撥款方式。多年來,在省政府、省國土資源廳的領導下,保持了相對的獨立性,現有的財政撥款體制,使得地勘單位沒有任何動力去努力地融入地方,服務地方政府和社會的地質工作體系始終沒有真正地建立,基層地勘單位與地方政府只是保持松散的聯系。
    此次分類改革以后,大部分地勘單位財政撥款額度不變,經濟推動的動力依然不足,同時明確的職責范圍中公益性職責不明確、為地方和社會提供地質技術保障服務的職能依然不清晰。導致地勘單位定位不清、與地方政府關系不清,這對于屬地化國有地勘單位的長遠發展將產生重要的影響。
    從機構改革方案來看,青海省地礦局等五個局下屬的地勘單位都分類為公益二類事業單位,撥款方式均定為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由于撥款方式和額度都沒有變化,導致這些公益二類單位依然存在撥款不足,地勘單位必須要通過市場獲取項目和資金才能正常運行。
    由于相關公益二類事業單位收入管理政策沒有出臺,現在從管理政策上基層地勘單位等同于局機關,也就造成公益一、二類無差別管理,失去了分類的意義,同時公益二類未來發展方向也愈加模糊。

   (三)地勘單位轉企改制不徹底
    此次整體整合轉企改制實際上是政府推動下,事業單位的被動改制。改制后傳統地勘單位的運行慣性依舊影響著地勘企業的運行。
    一是產業結構雖有所調整,但基層地勘單位運行管理方式、運行效率依然如故。二是思想觀念落后,發展動力不足。地勘單位職工“等靠要”思想依然存在,地勘單位對地勘費的依賴感很強,地勘主業缺乏競爭力,大地質領域缺乏核心技術和市場,地勘企業經營管理與現代企業存在巨大差距,發展后勁不足。
    提及此類情況的單位涉及重慶、廣東、遼寧等地勘單位。
    以重慶市地勘單位為例,在大量地勘單位屬地化管理的同時,地勘單位并未繼續適應社會條件的變化繼續深入推進轉企改制工作,導致地勘單位改革工作錯過了當時的大背景條件。
    屬地化之后,地勘單位采用了“事業管理體制、企業運行機制”運行了15年,不僅使公益性地質工作和商業性地質工作無法分體運行,也使大量地勘單位因事業費而小富即安、小進則滿,迷失了改革方向,改革落后于國企。

   (四)業務承擔難
    近期礦業市場環境低迷,礦業投資萎縮,政策新規要求不斷提高。當前,全球經濟處于深度結構調整期,我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淘汰了大量落后產能,地質找礦投入大幅下滑;在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要求下,自然保護區和生態紅線大大壓縮了地質勘查工作空間。
    提及此類情況的單位涉及寧夏、福建、云南等地勘單位。
    以云南有色局為例,一是同質化競爭嚴重,局在昆明現有6家地勘單位,工作領域的重疊性、工作范圍的重合性引發市場的不規范和兄弟單位相互競爭;二是項目小、單價低,局屬的317隊2017年共簽訂合同1241個,合同金額8224萬元,單個合同金額多在10萬元以內,有的甚至不到1萬元。煤田局更是如此,煤炭市場嚴重下滑,全局經營收入逐年下降,經濟總量小,回款難度大,可持續性發展能力和抗風險能力弱比較突出。

   (五)地勘產業結構雷同、同質化競爭激烈
    目前,全國各地有大量地勘隊伍的工作性質大致相同,由于近年來地質勘查工作投入的逐年減少,現有的財政經費已經難以滿足地勘隊伍的發展需求。因此地勘隊伍之間逐漸產生了項目以及經費的競爭,消耗了大量不必要的人力物力。
    提及此類情況的單位涉及山西、云南等地勘單位。
    山西省地勘隊伍同質化競爭現象較為突出,在太原、大同、長治、臨汾等幾個主要城市分布了大量中央地勘隊伍及省屬地勘隊伍,各隊伍的工作性質大致雷同。地勘隊伍之間為了項目和經費的競爭,消耗了大量不必要的人力財力,甚至給財政造成不必要的浪費。地質勘查生產能力過剩問題日益突出,成為山西省地勘行業供給側改革的最主要問題。

   (六)外部環境持續未得到改善
    具體包括三點:
    1.應收賬款較多。受經濟下行影響,部分投資地勘市場的主體經營不善,資金困難,勘查作業單位無法回收開展地勘工作墊付的資金。一些地方財政地勘項目,由于部分地區的政府收入低、債務高,地勘項目資金支付困難。
    2.是地勘野外矛盾糾紛多。雖然關于青苗補償、土地占用等方面國家有相關政策,但是地勘單位在野外作業過程中,與當地居民溝通困難,多數政策難以執行、落地。
    3.基礎地質工作過多依賴財政。當前的農業地質、旅游地質、城市地質、災害環境地質等勘查工作,主要由財政出資,不能形成市場,且規模總體不大,可持續性不強,短期內能引領地勘行業實現快速突破,但長期來看,地勘行業仍需以地質找礦為主業,以滿足于國家資源戰略安全、礦業市場需求為根基。
    提及此類情況的單位涉及四川、寧夏等地勘單位。
    以寧夏地勘單位為例,地勘單位的生存發展及公益履職盡責受到嚴重限制,發展方向和運行方式仍然具有不確定性。目前主動承擔的抗旱打井、地災治理、城市地質、農業地質、旅游地質等工作,多限于以承擔社會服務項目形式,其發展仍過多依賴國家資金和政策支持。

   (七)人才短缺
    由于地勘行業是艱苦行業,再加上目前受體制機制、勘查收入、野外津貼等因素影響,地勘單位提供的待遇水平普遍偏低,難以吸引高級勘查技術與管理人才。有些地勘單位每年只能完成50%的招聘計劃,嚴重影響了單位的人才建設和可持續發展。人才短缺成為地勘產業轉型升級和隊伍健康發展的主要影響因素。
    提及此類情況的單位涉及山東、山西、福建等地勘單位。
    以福建地勘單位為例,福建省地勘單位多為財政核補單位(公益二類事業單位),財政撥款沒有專門科研經費,地勘單位自身財力又不足,加上創新機制不活,難以開展關鍵核心技術的專項科研攻關。由于缺乏專項資金支持,地質裝備設備更新慢,核心競爭力不強。

   (八)裝備水平偏低嚴重制約了地勘單位核心競爭力的提升
    各國有地勘單位采用事業單位管理體制,資金設備的積累普遍不足,辦公、生產、后勤基地不配套且陳舊老化,缺乏建設和維護資金。由于無財政專項,各國有地勘單位利潤微薄,設備基本得不到更新改造。
    提及此類情況的單位涉及福建、重慶、山西等地勘單位。
    以山西地勘單位為例,大多地勘單位的儀器設備得不到及時更新,影響了地勘單位的勘查服務能力。以鉆機為例,目前很多地勘隊伍仍然使用六七十年代購置的鉆機,有些隊伍使用此類鉆機的比例達80%以上,由于超期服役、設備陳舊,鉆探生產效率不高,且現場存在較大的安全隱患。

   (九)對改革發展前景存在迷茫
    此次改革直接涉及了上萬名事業身份人員的利益,職工對退休待遇、對企業發展前景、對改革政策的疑慮和不看好等多重因素,導致轉企改革進程中出現了阻力和困難,在全國也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提及此類情況的單位涉及遼寧、山東等地勘單位。
    以山東地勘單位為例,在“事轉企”人員的安排上,山東設置了三年的過渡期。過渡期內事業身份人員可以繼續在原企業履行職責。除集團黨委成員、董事等高層人員外,其事業身份不變;三年過渡期后,尊重本人意愿自主選擇,愿意回到事業單位的,由原主管部門統一有序安置。
    山東是儒家文化的發祥地,受儒家文化影響,社會層面普遍存在著重官輕商、重名輕利,選擇體制內工作的特點。由于地勘從業人員長期在事業體制下工作,再加上對企業和事業養老保險及退休差異的擔憂,對放棄事業身份心存顧慮,思想轉換難度較大,導致企業人員回流事業單位的現象。
    泰山地勘集團摸底調查顯示,過渡期滿后劃轉企業314名事業編制人員中將有90%以上選擇回事業單位工作,目前這些人工作積極性、主動性不強,更有的只是在坐等回事業單位。地礦集團情況更不樂觀,成立一年來,現在已經有近百名事業編制人員,其中包括近20名處級干部,回到事業單位工作。可以預測,過渡期后大部分事業編制人員選擇回原事業單位,如不及時補充,企業將會出現嚴重的人才流失。
    參考資料:《2018年度全國地質勘查行業發展報告》 

作者:不詳 來源:網絡
  • 榆林市地質礦業協會(www.zdjfcj.icu)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傳真電話:0912—3595784 陜ICP備10086號
  • 彩99原版下载